当前位置:主页 > 21108牛魔王高手论坛 >

世界最早上的永州密码

发布时间:2019-09-11   浏览次数:

  一场极其奢华的葬礼正在隆重地举行。巨大的多层棺椁内,一个身份非比寻常的贵族,1000余件见证他的黄金时代的随葬器物,被深深地埋入了地下。

  两千一百多年后,公元1971年12月,这地方已是湖南省长沙市东郊马王堆。

  当时的人们正在建造战备工事。在防空洞挖掘时,工人们意外打通古墓室,引起了国务院的重视。随着考古学家的紧急介入和两年多的精心发掘,一个被封存了两千多年的秘密被揭开了。

  这座被称为“长沙马王堆三号汉墓”的墓主,就是长沙国丞相、第二代軑侯——利豨。当时分封长沙国的是异姓诸侯,丞相由朝廷直接委任,名为辅佐诸王,实际上是派来掌握该国实权以控制地方的,是长沙国的实际统治者。

  墓室中,两幅帛画地图引起了世人的关注。文物学者称之为《长沙南部地形图》、《驻军图》,是目前世界上现存最早、具有一定科学水准的大比例彩色。

  公元前202年,刘邦建立西汉王朝后,封开国功臣吴芮为长沙国王。长沙从楚南雄镇发展为汉藩王都,北濒汉水,南亘九疑,开始以“楚汉名城”显扬于世。

  但刘邦对异姓王始终还是不放心,又派了他的亲信、早年追随他打天下的利苍到长沙国任丞相,也是世袭的,与吴氏相互制约。前185年,利苍去世,其子利豨继任长沙国丞相。

  刘邦分封时,耍了个心眼,把长沙、豫章、象郡、桂林、南海都分给长沙国王吴芮。但实际上,豫章郡早已封给了英布,而岭南三郡还被南越王赵佗所割据,并没有归顺汉朝。南岭一带自然就成了国界前线。

  公元前209年的陈胜吴广起义,和之后的刘邦和项羽楚汉相争,中原一片混乱,岭南三郡最高长官赵佗下令封关、绝道,两年后,秦朝灭亡,赵佗在岭南地区建立南越国,定都番禺,自称“南越武王”。

  赵佗建国的第二年(公元前202年),刘邦统一中原,建立了大汉政权。对南越国,刘邦不想再发起一场大规模战争,决定用怀柔政策。公元前196年,封赵佗为南越王,使南越国成为汉朝的藩属国。由于岭南不少物资依靠中原供给,赵佗也不想与强大的汉王朝为敌,于是接受了“分封”。实际上,汉越貌合神离,各有暗着。刘邦又把赵佗管辖的南越之地相继分封了几块给其他功臣,故意制造地方矛盾;赵佗表面向大汉王朝称臣,实际上在自己的领地仍继续称帝,中央政府针插不进水泼不进。

  这段“蜜月期”很短,赵佗称臣的第二年,刘邦去世,刘邦的妻子吕雉掌权,不久就提出了“别异蛮夷”的政策,下令断绝与南越等“蛮夷”的交流和交往。

  真是山不转水转,十几年前是赵佗在南边封关绝道,十几年后是汉王朝在北边封关绝道。包括潇贺古道在内的五岭通途再次隔断。

  赵佗认为是长沙国想中断南越物资供给,借机消灭南越国,拿回名下的岭南三郡。于是赵佗在公元前183年宣布脱离汉朝,自称“南越武帝”,同时发兵攻打长沙国南部,攻下边境数县后撤回,目的是教训一下出馊主意的“谗臣”。吕后随即派兵攻打赵佗。但由于中原的士兵不适应南越炎热和潮湿的气候,纷纷得病,连南岭都没有打过去。

  于是,两张绘制在绢质帛布上的《长沙国南部地形图》和《驻军图》摆上了这一战区的指挥官——长沙国丞相利豨的案头。

  2000多年后,我们看到从利豨墓中出土的、通过文物专家复原的这两张长宽约一米的地图,两千年前的旧山河历历在目——

  《地形图》主区在长沙国,邻区在南越国。绘制的范围大致为:西起今广西全州、灌阳一线,东至今湖南新田一带,北抵新田、全州一线。其主区为深水(今潇水)流域和都庞岭,与史籍所载长沙国南部疆域边界几乎一致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:图中河流水系绘制得十分详细醒目,共有两国境内的大小河流30余条,每条河流都是按流水方向用粗细均匀变化的实线表示,精细程度很高。如潇水是图内的主要河流,划线毫米,河流主次关系明确,弯曲自然。究其原因,是五岭地区如《汉书》所说“限以高山,人迹所绝,车道不通”,军队的运动及物资的运输必须仰赖水路,再则,南越军队“习于水斗,便于用舟”,因此当时的军事作战对水路特别重视。

  在这幅地图上,明显勾勒了潇水流域水系和西江流域水系的关系,这是当时最古老而又极为重要的水道或水陆联运交通线。潇水如同大树根系向南部渗入,与广西贺江隔岭相望,潇贺古道脉络隐约可见。

  这张地图的出土,有力地证明了潇贺古道在汉朝初年五岭南北交通和军事上的重要性。

  《驻军图》更是放大了潇水与贺水之间的萌渚岭一带的军事重要性。其所绘为《地形图》的东南区域,长沙国与南越交界处,主区在九嶷山与姑婆山之间,今湖南江华瑶族自治县一带,正是潇水与贺水连接部位。

  这是世界上现存最早的彩绘地图,体现了当时精湛的地理地图学水平,精细地绘出了汉朝军队的防区、指挥城堡等军事情况。透过这张地图,两千多年前山川河流历历在目,萌渚岭下,金戈铁马,鼓角铮鸣,剑拔弩张的紧张场景扑面而来:

  地图的西北角,在今天的江华沱江镇一带,是防区的总指挥部“深平城”。沿潇水河(深水)而上,附近集中部署着4支后勤、供应、装备保障部队甲攸、甲钩、甲英,随时支援前线。地图正中,在今江华水口-小圩一带,是防区的前线指挥部“箭道”。箭道是一个三角形城堡,设有城垣、战楼、望楼、护城河等,建在潇水河谷几支河流汇合处,易于调度和防守。

  面向南方,呈梯形配备部署着9支部队,驻军营地大多设在河谷地带的制高点上。在潇水河两条支流的上游,设有蛇鄣、齕鄣、留鄣3处军事要塞。防区边缘的山脊上,留水(今萌渚水)、满水(今岭东河)等支流的源头处,设有留封、满封等6个烽火台,它们既是前沿观察哨所,也是当时的通讯联络设施。这些防御设施,都设置在防区的南侧和东侧,说明这是敌军的进攻方向。

  从地图上的军事部署可以看出:潇水(古深水)流域是汉朝军队的防区,2016中超联赛有哪些可以直播,贺江(古封水)流域是南越国的进攻方向。当时的汉朝驻军以防守为主,随时提防南越军队的侵扰。这应该是南越发兵攻下长沙国南部边境数县并撤回、汉朝军队攻打赵佗失利后,长沙国绘制的汉越前线守备图。

  地图上还标识着路里、资里、龙里等49处居民点,并详细标明了各处居住户数。很多点下标注有“今毋人”、“不返”、“并×里”的字样,让人仿佛看到世代居住南岭山区的先民们在战争中背井离乡、四处奔逃、流离失所的场景……三十年前秦征岭南大军过境的灾难大片再度上演。

  汉越边界的对峙长期耗下去,显然不符合汉朝初期实行休养生息的基本国策,也非赵佗所愿,毕竟强大的汉军不是他惹得起的,他需要的是南越和平发展的外部环境。

  公元前179年,吕后去世。汉文帝刘恒即位,纠正吕后“别异蛮夷”的政策。赵佗顺势向汉王朝示好,提出撤走中央政府驻扎在南越边境的部队,恢复边境贸易,南越再次归汉,赵佗去除帝号称“南越王”;但在南越国内仍继续称帝。

  而那张曾随主人征战前线的《驻军图》,被长沙国丞相利豨收藏在箱底,成为了历史的记忆。

Copyright 2017-2023 http://www.ufdbs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
491234蓝月亮| 跑狗玄机图| 开奖结果| 06543黄大仙| 香港正版挂牌图| 论码堂| 白姐| 横财富主论坛| 红双喜开奖| 仙人掌高手论坛| 曾夫人四肖必中特| 状元红论坛| 一肖中特| 香港刘伯温| 鬼谷子玄机资料|